读表来解释当前的股票基金投资——财富是联系在一起的,危险是有机的

首先,供给侧改革在清理传统产业落后产能方面取得成效,不仅改变了国内经济秩序,也提高了中国在国际资源市场的议价能力;虽然金融去杠杆化在实施过程中难以把握,但其长期必要性不可否认。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的统计,中国企业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从2012年的130.6%上升到2016年的峰值166.4%。虽然2020年降至160.3%,但仍远高于经合组织认可的90%警戒线。另外,去杠杆化过程中金融秩序的整顿,比如P2P(点对点)的清理,有利于金融市场的长期稳定发展;物业税的征收有利于地方政府摆脱对土地财政的长期过度依赖,引导社会资源从房地产向实体经济转移;中美贸易摩擦也暴露出中国制造核心技术缺乏的缺点,国家对工业核心技术的关注和投入也大大增加,从长远来看有利于中国制造业的升级。所以,在承认短期宏观经济压力的同时,也要看到中国经济长期发展的希望。

其次,在这场危机冲击下生存和成长的企业,将成为未来超额投资回报的最大来源。我们过去的发展主要依靠投入增长,人口红利、国际红利和改革红利的三重叠加创造了发展奇迹。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到来,人口红利的逐渐消失使得企业进入产业升级的发展轨道。近期环保监管的收紧和社保征收的规范化,加快了结构升级的进程。加上国内外严峻的金融环境,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的经营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严峻考验。能在这波大浪潮中生存和成长的企业,将成为价值投资者的投资金矿。参照美日贸易摩擦时期,日本经济增长由外贸导向转向技术驱动。一批日本企业通过自身的技术升级改造成长为世界级制造企业,为投资者和中国企业的发展带来了长期稳定的回报。目前,一些行业的一些企业已经成长为世界领导者,而另一些企业正在努力实现跨越式增长。根据目前国家的经济政策取向和自下而上的行业分析,我们认为在生物制药、高端制造业、电子通信、计算机、互联网等新兴行业,企业有很大概率实现跨越式发展。

最后,恐慌的股市下跌为投资者介入优质公司提供了最好的机会。展望未来,预计股市的波动性将保持在一个相对较高的水平,因为造成下跌的内外因素在短期内无法根除:经济的惯性下跌至少会持续到2020年;中美贸易摩擦的负面影响将在未来几个季度充分体现;新兴市场的货币危机有进一步蔓延的趋势,国际金融动荡尚未平息。另外,从估值来看,经过2020年初以来的一次修正,沪深300指数2020年的市盈率只有10.9倍,未来两年的EPS增速超过13%;恒生指数2020年市盈率为10.5倍,未来两年每股收益增长率分别为7.7%和9.8%,符合2020年3.8%的预期股息收益率;代表中国新兴产业发展的创业板整体PE估值从2015年6月峰值时的170多倍收敛到目前的36倍(动态)。结合未来两年,利润增速分别为28%和31%。整体来看,a股和港股估值已经进入合理的投资区间,很多优质企业已经显示出明显的长期投资价值。在市场波动过程中,企业的估值会偏离合理区间,为价值投资者的长期超额收益奠定基础。

为您推荐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